网站登录

用户注册

全国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教学资源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交流

取精用弘,图远务实

简谈翻译硕士专业教材《笔译理论与技巧》编撰原则

发布时间:2009-05-08   发布人:


 

取精用弘,图远务实

----简谈翻译硕士专业教材《笔译理论与技巧》编撰原则

何刚强 复旦大学

  摘要:翻译硕士专业教育在国内的兴起以及由此引来的翻译硕士专业教育的教材编写,均是新生事物。翻译硕士专业的培养目标是高层次、应用性、专业性的口笔译人才。为此目的而编写的笔译理论与实践教材与传统翻译教材应有什么区别,应有什么特色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本文以新编《笔译理论与技巧》为例,提出这类教材编撰应当遵循的四个原则(精讲理论、贴近实际、突出实践、授人以渔),并扼要阐述了这些原则背后的理念。

 

关键词:翻译硕士专业教育;笔译教材编撰原则;翻译理论与策略

 

  翻译硕士专业学位在我国的正式建立,标志着我国翻译专门人才的培养进入了一个新的、更为正规的阶段。翻译硕士专业面向的是国家经济发展、现代化建设和对外开放与交流第一线的高级翻译人才需求,这与传统的学术型翻译(研究)人才培养有着很明显的区别。翻译硕士专业注重的是实用型译才的培养,其非常强调的一点是学以致用,期待在学校获得的知识,日后能在翻译的各个实际工作领域真正派得上用场。为此,国务院学位办公室有关文件对翻译硕士专业学位的教育目标明确定为:培养适应国家经济、文化、社会建设需要的高层次、应用型、专业性的口笔译人才。

  为落实好这个培养目标,特别是要体现翻译硕士专业的高层次、应用型、专业性这三个鲜明的特色,全国翻译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指导委员会制定了一个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的课程设置框架,这其中有一门专业必修课:“笔译理论与技巧”。由于翻译硕士专业教育有别于传统的外国语言文学科目之下的翻译学术研究人才培养目标,目前流行的相关翻译理论与实践的一般教材,从整体上看基本都不太适合翻译硕士专业的教学。这种不适合主要体现在二个方面:一是体系比较庞大,特别是理论阐述占据的篇幅过多,技术操作层面的讨论又分得过细,一言以蔽之,不精;二是内容有脱离实际生活(工作)的倾向,时代感不强,偏重文学翻译的味道明显,一言以蔽之,不太实用。为了使“笔译理论与技巧”这门课程能真正体现翻译硕士专业的特色,贴近这些学生的实际水平与需求,就必须重起炉灶,另行编写一批新的教材。

  我受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之托,承担了这门课程的教材之一种,《笔译理论与技巧》的编撰任务。为编好这本教材,我特意担任了这门课的授课工作,从一开始就与首届翻译硕士专业学生直接接触,一边备课上课,一边编写与整理教案,同时不断修正编撰提纲,随时增减相关内容,最终形成《笔译理论与技巧》(以下简称《技巧》)这本教材稿。这个过程确实是一个教学相长(教编亦相长)的过程,这期间也促使我对翻译硕士专业教材编写做了点宏观与微观的思考与探索,逐渐形成我对这类教材的总体编写思路。在这本新教材脱稿之际,我愿在此将我的一些编撰体认谈出来,以求教于翻译教学界方家、同仁,并冀盼能框我之不逮。

  首先,我认为“笔译理论与技巧”这门专业必修课程对于翻译硕士专业笔译方向的学生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就翻译硕士专业各类相关笔译的课程而言,它具有基础与先导的作用。按照已制定的翻译硕士专业课程设置的框架,笔译类课程除专业必修内容之外,还有为数不少的属专业选修内容。说“笔译理论与技巧”在这类课程中起基础作用,是因为它要在一开始同时向学生灌输翻译的一般理论原理知识与一般策略技巧。说这门课有先导作用,意思是,有了这门课程垫底,学生再去修其他各类的笔译课程就可能更觉顺畅,因为从技术上讲,其他的笔译课程均可说是这门课的延申或细化。质而言之,我们期待通过“笔译理论与技巧”这门课,学生对于翻译理论能有一个粗略而又比较全面的认识,对于翻译的本质问题能有一个比较辩证的知晓,并在此基础上,着重对笔译的基本原理与操作策略能有一个通盘的认知与基本的把握,打下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的必要基础,从而为继续修学其他相关的笔译课程作好铺垫。

  “笔译理论与技巧”这门课程的地位与作用明确之后,我编撰《技巧》起笔伊始,还必须同时考虑或者说兼顾到其他两个重要因素。一是翻译硕士专业学生的特点:他(她)们大多是在职人员,具备一定的翻译(语言)的工作经验,有进一步扩展翻译视野与提高翻译业务能力的迫切愿望;二是这门课程时间与学分的限制(只开设一个学期,仅占两个学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编撰《技巧》自始至终都受上述三个因素制约(即该课程的基础与先导性,学生多是在职翻译或语言工作者,学分与授课时间有限),教材稿的最后完成也是照顾到这三个因素,从而作出的一个恰当平衡的结局。从这个平衡的结局中可以抽象出如下十六字的编撰原则:“精讲理论、贴近实际、突出实践、授人以渔。”

  为什么提“精讲理论”?首先,翻译并非是一种盲目的文字行为,它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受一定的翻译理论指导与影响的。高层次的翻译人才若无一定的翻译理论修养,不懂得最基本的翻译原理与策略,要真正持续胜任翻译工作是不太可能的。因此,翻译理论(针对翻译硕士专业的学生,翻译理论主要体现为若干理念或原则)在我们的授课中必须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当然这并不是说它一定要占据大量的课时。其实翻译理论的许多知识还可以通过象《翻译概论》等课程向学生进行传输)。窃以为,对于翻译硕士专业学生而言,最需要弄明白的是:翻译理论指的什么,及翻译理论之“能”与“不能”这两个问题。《技巧》第一单元“认识翻译”以对翻译的种种定义为切入点,多层次、多角度对翻译的本质与功能进行简明的阐述,并在这样的基础上,再将翻译的理论划分成两大类,即翻译 “学“的理论与翻译“术”的理论,给翻译理论构勒一个简明图谱。为翻译硕士专业学生计,《技巧》更关切的应是翻译“术”的理论,而对于翻译“学”的理论则基本是一笔带过,因为这类理论学生可以在其他的相关课程中习得,也可根据阅读书目在课外获取知识。

  至于翻译理论之“能”与“不能”的问题,英国著名翻译学者Peter Newmark曾说过两句很经典的话:

  翻译理论并不能把劣译者打造成为翻译高手,也不能让学翻译的人变得聪灵或有鉴赏力。翻译理论能做的是向学翻译的人显示在翻译过程中所有或可能会涉及的东西(这些当然是译者一般不会意识到的),提供翻译的原则和指导。在对这些原则和指导进行思索后,译者可作选择与决定。另外翻译理论能阻止译者犯愚蠢的错误(翻译理论家关注的是确保在翻译活动进行时,语言或文化因素不受任何忽视)(Newmark,1982,36

  关于翻译理论的这两层涵义有必要在一开始就向学生传达清楚。可以借用中国古代圣人的一句名言:“梓匠轮舆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孟子 尽心章句下》来让学生明白这个道理的两个方面:一是即便是学了许多的翻译理论或技巧,也不能在翻译的职场上包打天下,因为理论本身并不能替代实践;二是翻译理论对于翻译思维确有着积极的启迪意义,它对于翻译视野具开阔功能是不容否定的。

  同时,精讲翻译理论就意味着,我们对理论必须有所选择。众所周知,当代的翻译研究已成一门显学,翻译理论,包括“学”与“术”两个方面,目前都是踵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对于翻译硕士专业的学生,我们之所以必须贯彻精讲理论的原则,是因为:第一,时间不允许我们在课堂上太多地纠缠理论问题;第二,在汗牛充栋的翻译理论中,我们又必须披沙拣金,撷取对他们最合适、最管用的那部份东西,而且要尽量做到把这些理论与原则自然地渗透到各课的具体内容中去。质言之,对翻译硕士专业学生讲解笔译理论,要精,而且要管用才行。

  为什么提“贴近实际”?因为翻译硕士专业学位教育强调的一点是“应用型”人才培养。学生本身来自翻译工作的第一线,他们接受这个专业学位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能更好地在翻译实际岗位上提升业绩,使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变得更为得心应手。因此我们的翻译课程内容贴近他们的工作实际应是不言而喻的。设想一下,如果所教所学的内容与他们今后更好地在翻译岗位上的施展不沾边、不相干,那就失去这个专业学位教育的全部意义。正是基于这个理念,《技巧》的内容尽可能从学生的实际需要出发来构思:首先当然是全部的语言材料要比较新鲜、要体现时代感,尤其不能让学生阅读这本教材产生一种隔世之感;其次是课程内容,特别是译例的选择,一定是尽量来自实际运用的语言或工作场景(情景),便于学生取譬联想,举一反三,能为他们日后改进、提高翻译质量提供直接有用的参考或启发。

  为此目的,《技巧》专辟一个单元集中讨论一些实用的翻译策略问题,涉及几个目前一般翻译教材并不太注意的翻译内容。例如“单位对外宣传材料英译之策略”,对于翻译硕士专业学生就很有实用的指导价值。他们在工作中会大量的接触这类翻译任务,而且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这尖对外资讯介绍的文字翻译工作会越来越多,笔译教材完全有必要贴近这个实际。又如,由于中国各地对外各种交流的频繁开展,各种会议、展览及仪式等在国内许多地方层出不穷,而这些活动的名称标识通常要求汉英(或英汉)双语并行。这个看似简单其实很有讲究的翻译问题,目前在坊间的各种翻译教材中却鲜有指导性的操作讨论,但是作为一个翻译种类,其需求却是大量的。《技巧》把它作为一个题目专门探讨,并从实际译例中撷取大量例子,进而尝试进行技术性归纳,相信可为学生日后从事这类翻译提供直接的启发与帮助。再如,在目前中外交往沟通的过程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具有中国社会特色的词语表达的英译。《技巧》引用比较丰富的,来自实际的译例来让学习者领悟这其中翻译问题的复杂性及可资参照的相关策略。另外,考虑到不少翻译硕士专业学生还面对社会科学文著汉译的庞大市场(不少人已经或肯定会承接大量的社会科学文著的翻译工作),英语社科文著的汉译策略也专门辟一章进行技术探讨。

  为什么提“突出实践”?这也是翻译硕士专业学位教育的性质所决定的。应用型翻译人才培养成功与否,最后要看他们在实践工作中究竟是否真正能更好地“拳打脚踢”,高水准地承担好各种翻译任务。古人云: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从事实际翻译工作的人,首要之事当然是有实际翻译的磨炼与积累。翻译硕士专业的学生大多来自翻译工作的第一线,大多都已有一定的翻译实践经验在身。他们进入硕士生阶段的学习为的是在理论与实践两方面更上一层楼,因而在我们实施翻译课程教学的过程中,一定要避免坐而论道的倾向, 决不能淡化或弱化实践这一环节。为此,《技巧》从头至尾都注重突出翻译的实践特色。一是尽可能提供大量的译例供学生赏析,译例丰富可以说是《技巧》的一大特点。二是教材中所有的英文引文句段都同时配上翻译或汉语并行文,这样使得学生时刻都有意无意地在接触实际的翻译,时刻可以琢磨思考具体的翻译操作,教师与学生也随时可对这些翻译文字中的得失优劣等进行评说。三是除了每一课结束之后配有相应精当的实践练习题之外,《技巧》还专门在附录中备下26组笔译“热身”句段供选择使用,以便每堂课开始之前进行一下“热身”译练。这样的安排用意在于,尽量使既动笔又动脑成为笔译课的一种常态。。

  为什么提“授人以渔”?前面提到,《技巧》要让学生取譬联想、举一反三。这里面本身就包含着“授人以渔”的真谛。时下坊间翻译理论与技巧的书籍,名目可谓不可胜数,应当说其中不乏名家高手的译艺结晶,对翻译的后学者无疑有指导和参考价值。但是翻译的实践告诉我们,正确对待他人的翻译经验并非是去硬记、照搬别人总结出的所谓方法或技巧(因为这么做弄得不好可导致邯郸学步的结果),而是要悟出他人走笔的成功之道,悟出他人处理翻译难题背后的可资借鉴的视角或理念,这些才是让学生长远甚至终生受益的东西。为此,《技巧》在讨论各种翻译原理与技巧的同时,也随时注意某些翻译真谛的揭示,某些翻译辩证法的提示。换言之,《技巧》的一个主要目的在于,通过本教程的教学,学生不仅学到笔译的一些最基本的原理与技巧,而且还可逐渐在宏观上获取把握翻译操作的视野、策略的体悟,而后者可能更为重要。

  翻译教学要真正达到“授人以渔”的目的,还必须注意在培养学生翻译的能动性上下功夫。相关教材的设计也不应仅仅囿于翻译的技术操作层面说事,而应设法在讲解翻译原理与策略技巧的同时,向学生恰到好处地灌输技进于道的理念,适当强调“汝果欲学译,功夫在译外”(套用陆游“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名句)的道理。而恰恰对这一点,时下一般的翻译教材似乎都不太重视。对译者角色的认识一直是国内外翻译理论界不断在探讨的一个重大问题,它的涉及面很广,在当代译学理论中地位日益彰显。译者的角色扮演得如何,特别是译者的工作态度(ethics)是否可取,对于翻译的成功、对于翻译质量的保证都有直接的关系。所有的翻译理论与技巧都是通过人,即翻译工作者,才能得到贯彻实施。脱离了对译者的要求,脱离了译者本身应有的素质来谈翻译理论与技巧显然是不能完全奏效的。从大局上说,谈论“授人以渔”当然不能对此进行回避。《技巧》专辟一个单元讨论与此相关的几个问题,提出一系列对新世纪译者的基本要求:除了传统的双语过硬、知识广杂、熟悉题材等要求外,还特别强调了译者的责任心、求知欲、研究爱好、知识积累等对做好翻译工作的极端重要性。围绕“授人以渔”的目的,《技巧》还专门辑了一个“翻译散谈文选”,作为附录放在书末。我们不要求翻译硕士专业的学生去读长篇的学术性的译学文章,但却应引导他们常去浏览、关注翻译实际命运的讨论。“翻译散谈文选”的近十篇文章大多是国内译坛骁将所发之议论,直叙胸意者有之,幽默走笔者有之,词辩雄丽者有之。学生读后,可获多重收益,可有意外的联想亦未尝可知。

  翻译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是个新生事物。为这个目的编写教材属新的尝试。《技巧》的编撰者首次涉足这个领域,也只初步经历一个学习与探索过程。《技巧》编撰的上述四原则究竟是不是在理?它们又在多大程度上能在教学过程中获得认可?这些都还要在教材出版后接受翻译硕士专业办学点的试用检验,这当然是后话。但是无论如何,有针对性地为我国的翻译硕士专业教育编写确实适用的教材已是业界的一个共识。虽然任重道远,毕竟迈出了第一步。只要我们解放思想,理论联系实际,大胆而谨慎地探索,一套适合中国国情而又符合国际翻译教学趋势的翻译硕士专业教育系列教材的形成是可以期待的。

 

参考书目:

Newmark, Peter 1982.Approaches to Translation (国外翻译研究丛书之五,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

 

[作者简介]何刚强,教授、复旦大学外文学院翻译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策略研究,翻译教育与教学研究

 

On the Four Tenets of Compiling the Translation Textbook for MTI Students

By He Gangqiang (Fudan University, China)

 

Abstract: The establishment of MTI in China and consequently the textbook compiling for MTI purpose are both emerging enterprises. MTI aims at nurturing qualified professional translators and interpreters, which is in need of translation textbooks that should be compiled with fresh approaches. This article presents four tenets of compiling a specific written translation textbook. They are: concise theoretical presentation, related to the pragmatic settings, giving priority to practice and teaching the students how to teach themselves.

 

Key Words: MTI education; translation textbook compiling tenets; theories and strategies of translation

 



关闭本窗口


版权所有 2009-2010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全国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教学资源网

本网站旨在为翻译教学提供帮助和支持。如果您认为本网站的个别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便管理员及时处理。
如确实对您的权益造成伤害,我们将删除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