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登录

用户注册

全国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教学资源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交流

华南口译第一人,广外校长仲伟合

发布时间:2011-11-14   发布人:mti.fltrp.com


仲伟合:“就像是上帝在帮我翻译”

        关于仲伟合的厉害,在翻译界流传着一个真实的笑话。在广州某次举行的国际会议上,几个与会者惊奇地互相询问,“今天的电脑设备怎么这么先进?一按按钮,不同的语言就从同声传译器中出来了,而且和上面的发言一样快?”他们啧啧称赞着,全不知其实他们从耳塞里听到的只是仲伟合的声音。在会场后面的一个小工作间里,仲伟合飞快地用英文翻译着发言人的讲话,他的翻译几乎和发言者同时到达听众的耳朵。

        这也是被称为“九段翻译”的仲伟合的一次简单任务。有人形容,一个好的同声传译者就像是上帝在帮他翻译。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但也说明了同传在翻译界的地位。“同声传译”被誉为翻译的最高境界,与“交替翻译”在发言者讲完之后才进行翻译不同的是,“同声传译者”就像与发言人同时动嘴一般,两者的声音如果不仔细分辨,是分不出谁先到听众耳朵的,而且其中的误差不超过5%.

 

       一个同声传译人,不仅是一个高级翻译,还应不亚于电台播音员。)

 

       刚届不惑的仲伟合很儒雅,他讲话时语速稍快、声音宽厚富有磁性,即使是在众多场合听过仲伟合声音的我们也不禁再一次被这把声音感染。这种上帝之手的功夫是怎么样练成的?仲伟合为我们解释说,在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留学时,他接受的训练不仅是要翻译得快,而且要好听、悦耳。一个同声传译人,不仅是一个高级翻译,他还应不亚于电台播音员。

 

       1995年,仲伟合到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攻读“国际会议同声传译”硕士专业。在该领域,威斯敏斯特大学在国际上排名第一。该大学的毕业标准是以联合国合格口译员的标准为衡量的。有一次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到学校出席一个落成典礼,仲伟合以优异的成绩被选为6名留学生代表与女王一起喝下午茶。仲伟合还临时客串起女王和在场中国留学生的翻译,他出色的口译获得女王的称赞。

         威斯敏斯特大学每年只招收30个同声传译专业的学生,但是最后毕业成为合格同传人才的只有不到40%.仲伟合因为成绩优异,被母校和帝国理工大学盛情挽留,希望他留下来任教。仲伟合在两难中作出了选择,他的一个重要理由是“我是公派留学生,走之前与广外签了合同”。为人讲信用,这是仲伟合的朋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

      为了保持充沛的体力,仲伟合在工作前一晚肯定会早早入睡,而且与歌唱家一样,仲伟合也非常注意自己的嗓子。)

 

       仲伟合告诉我们,即使是一名优秀的英语人才,如果他不经过专门的训练也难以成为翻译人才,而同声传译就更难了。他说,拥有很强的语言能力、了解中西文化、掌握百科知识,再经过训练,才有条件成为同传人才。同声传译对同传者的要求极高:要同时耳朵听原语、脑袋中翻译、嘴巴中讲目的语。同传对译员的脑力、体力都是一种极限性的挑战。仲伟合称,有时候一天的翻译做下来,他就像身体里被抽空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仲伟合出道到现在,为二三百场会议做同声口译,翻译的内容涉及金融、科技、司法、外交等各个领域。凭着充足的准备,仲伟合为各种国际会议进行准确的同声翻译。他也拥有了“华南地区第一嘴”的美称。

       仲伟合告诉我们一个典故。据说同声传译起源于二战后的纽伦堡,那儿正在审讯战犯。由于战犯众多,审讯阵容庞大,各种语言都有,如果用“交替翻译”的话,起码要花20年时间才能审讯完,有人提议,能否用同声传译。审讯结束后,有战犯抱怨,“如果不是同声传译,他起码还可以多活几年。”

       让我们把时间定格在2002年5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深圳出席一次商业活动。连停留带演讲,克林顿只在深圳停留了2个多小时,时间不容许用“交替翻译”,为此,深圳从广州聘请了一名同声传译员,克林顿美国式的演讲风格和内容准确地通过翻译的嘴进入了听众的耳中,演讲者与听众均大为满意。这名翻译正是仲伟合。这时的仲伟合已经誉满广东。

       当年仲伟合从国外留学回来时,是广东第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同传译员。而此时,全国只有北京有不到10位同传译员。当时广东所有重要国际性会议都需要去北京邀请那些同传高手前来救场。仲伟合的回国填补了南粤同传人才培养的空白。

     (从英国学习回来后,他不仅成为“钦点”的政府和大型国际会议的首席同声传译,还培养了一支由“九段翻译”组成的“仲家军”。)

       目前,广东省领导身边的三位主要译员,均出自仲伟合等人筹办的广外翻译系。2001年11月,广东举办首次省长经济发展国际咨询会,25位被聘为省长智囊的跨国公司的首脑与会。而进行现场同声传译的正是仲伟合所带领的广外的6名老师和2名学生组成的翻译小组。时任省长的卢瑞华在会议休息期间,特意走进仲伟合等人进行工作的小包厢,伸出大拇指,连说了几个“excellent”,高度评价了仲伟合等人的工作。会议尚未结束,仲伟合的名气已响彻开来,媒体更是送给了他“九段翻译”的称号。

       回想这一切,仲伟合感叹地说,当时为了完成这一任务,提前三个月就开始着手准备资料。由于精力消耗过大,为了保证准备无误,仲伟合等人轮番上阵,每人15分钟,终于啃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在广外,曾流传着这样的有趣说法,漂亮女老师的课,前几排坐着的都是男生。英俊男老师的课,前几排坐着的都是女生,而仲老师的课,无论男生和女生都想往前挤。

       回国后仲伟合负责筹备了今日广外“翻译系”的前身——“高级口笔译人员培训项目”。他当时所开设的诸多课程,在英文学院,乃至整个大学都是首次开设,既无资料又无教材,每上一节课所花的备课时间都很长。仲伟合所任教的口译课是全学院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

       仲伟合一直觉得遗憾的是,目前国内的同传人才仍然奇缺。广东每年报考高级翻译学院的有1000多人,而录取进来的只有500多人,而这500多人里只有12人符合条件学习同声传译。现在,活跃在广东的同传翻译只有20名左右,而其中有10多位是仲伟合培养的学生。他们几乎承担了多数重要的国际会议的同传任务。这支队伍也被称为“仲家军”。

       仲伟合说:“按照现在中国的情况,起码需要50万名翻译,目前只能满足10%,很多人不是水平不行,而是心理素质不行,如果一个谈判桌上,因为翻译的紧张而发生口误造成失误,可是会毁掉别人一笔大生意的。”

     ( 秘诀:靠“猜下半句”提升速度)

       记者:同声传译员的报酬据说很优厚?

       仲伟合:同声传译员是国内奇缺的人才,一般一天的翻译报酬在5000元左右,根据难度可以更高。

       记者:作为这一行的开山鼻祖,你现在有没有不愿意接受的任务?

       仲伟合:同声传译是一项花费极大心血的工作,对待每一场会议,不管是政府还是商业机构,我都要求我的学生们认真去对待,这是一种职业精神。如果没有得到相应的尊重,再多的钱我也不愿意去翻译。曾经有一位老板,请我去做一场翻译,但我正好没空,他不听我的解释,反而摆谱地说,我给多一点钱。这种人我是不会理他的。 

       记者: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就能获得这么多的成就?

       仲伟合:我的做人准则是认真。例如在语言学习上,一门语言就足够学一辈子,那种精通几门语言的人是极少数的。经常有人问我每年这么多行政工作和事务,为什么还能出这么多教学成果,我告诉他们,你们在睡觉的时候,我都在工作。我坚信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

       记者:同声传译者有自己的风格吗?

       仲伟合:每一位翻译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们称为译者的风格。这可以从他的翻译中听出来。同声传译者不能加入自己的想象、加工,他必须准确地表达原话意思,或者是少量地纠正原话者的口误。

       记者:同声传译神乎其神的速度的奥秘是什么?

       仲伟合:我靠猜的。原话者说了上半句,往往我就猜到了他的下半句,这就是专业训练的好处。当然,偶尔会出现少许误差,我们可以纠正过来。

  

  编辑:燕向晖



关闭本窗口


版权所有 2009-2010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全国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教学资源网

本网站旨在为翻译教学提供帮助和支持。如果您认为本网站的个别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便管理员及时处理。
如确实对您的权益造成伤害,我们将删除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